现代大成就者的故事─第十六世大宝法王(四)

作者:确戒仁波切   发布:2020-11-07  点击:583

(见即解脱  |  第十六世法王噶玛巴「黑宝冠法会」珍贵视频)

 

现代大成就者的故事─第十六世大宝法王(四)
主讲:确戒仁波切
时间:2008/6/21
翻译:妙融法师

再来讲到蒋贡仁波切的母亲,那时她的身旁有个信仰噶玛巴的仆人,他病的很重,所以口里总是唸着噶玛巴的名号;在那个时候比较近的大城镇是希里咕哩,那里没有很好的医院,所以他们就把他送到加尔各答的一个比较大医院里。当时他一个人躺在医院,默默的唸着噶玛巴的名号,突然间看到法王来了,而且还对他吹了一口气加持他,当时他心里想:「原来法王来到加尔各答了。」于是他就一直认为法王来了,而且来看他,过了一会儿之后他的一位朋友来探病,他就问这位朋友说:「你知道法王来到了加尔各答了吗?」当然那位朋友说不知道法王有来加尔各答,但是病人说:「来了!真的来了!我还看到他到我的床边。」于是这位朋友觉得很奇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于是他就打电话给蒋贡仁波切的母亲,但蒋贡仁波切的母亲说没有啊!法王现在在隆德寺,我昨天才从隆德寺回来,确定了法王确实在隆德寺之后,病人的朋友当时也生起了信心。

因此我们只要真的有信心的话,佛菩萨确实会来到我们的面前。就像佛教中说的,任何人只要对佛有信心的话,佛就会在那个人的面前显现。我去年去德国的时候,那时有很多人问我说:「是不是只要不断且精进的去唸噶玛巴千诺名号,就会看到噶玛巴来?」就有人这么问,其实我很难回答说是或不是。那时校长说要法王来到德国是有点困难的,为什么呢?因为你们西方人唸噶玛巴千诺的人太少了,尼泊尔跟印度唸噶玛巴千诺的人是非常非常的多,如果你们也能够像尼泊尔、印度唸这么多的话,就好像法王从西藏,不就是到了印度、尼泊尔了吗?所以就是因为那边唸的人多他才能去的,当然这是个玩笑话。

校长的感受是说,如果你拿人跟人之间,像这样的情况去看的话,也就是一个人去看另外一个人的时候,你真的会觉得他是不一样的,真的如同佛菩萨一样,当然如果你说他像经典中所说的佛那样,头上有顶髻、脚底有法轮、还有全身是金色身的话,这样是不可能的。

接下来要讲到第16世大宝法王的圆寂。

法王大概在58岁的时候就圆寂了,圆寂的地方是在美国。在法王过世的前五、六个月前,就找来了木工跟木匠,法王说他要订21个木箱子,而且这个木箱子要做的非常标准,质量要非常好的木箱子;就在那个时候他把所有珍贵的伏藏还有宝物法器等等,都放到那21个箱子里面,每一个箱子都把它锁好,并且绑好还封了印。所以校长认为那时法王可能就已经知道,自己即将要圆寂了。当然那个时候法王也确实生病着。当时的总管也就是现在竹奔仁波切的父亲,就祈请法王说:「您一定要赶快到西方去看病,那里有比较好的医疗设备。」当时法王说:「去不去已经没什么差别了,因为我此生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所以去跟不去结果都是一样的,但是你们如果硬要勉强的话,我还是随顺你们的意愿就去。」各位可以从过去的一些录像带纪录片里面看到,当时也有外国医生在讲说那个时候的事情,而法王是怎么跟医生说的呢?他到了医院的时候就说了:「其实我这个身体就像彩虹一样,已经是显空不二的,它本身是没有任何感觉,所以你们要怎么做就去做吧,我的身体、我的这个蕴身,不过是显空不二的一个蕴身而已。」所以那时候医院就给他抽血打针,各位都知道到了医院里面也就是要做那一些检查,法王仍然还是圆寂了。

于是大家又把法王的遗体,从美国运回隆德寺;当时从国外来的飞机,就是降落在这个希里咕哩拔德拉的这个地方,之后再从那里乘坐直升机飞到锡金城里的甘拓,当直升机到的时候就有上万的人民都在那里等候迎接着,这些群众里面有一位老和尚,其实他也不算是隆德寺的僧人,他哭的非常厉害,当然他也可能有一些施主,就是另外一位太太跟先生,即供养这位法师的施主,这位老法师的两位施主是一对夫妻,他们的孩子过世的时候,那位老法师曾经安慰他们说:「你们不用哭因为这一切都是无常的,这都是会发生的所以你们不需要哭。」就曾经这么劝过他们,但就在那一天法王的遗体到的时候,这位老法师他自己哭的非常厉害。于是这一对施主夫妻就过来回劝这位老法师说:「您以前不是劝我们吗?那现在你也不应该哭。」也就这样回劝他,但是这位老法师怎么回答呢?他说:「你们真笨,今天就应该哭,因为今天要赶快积点功德。」所以他又告诉这两位夫妻说:「你们也赶快哭吧!他说今天可不是笑的时候,今天是不能笑的,今天要赶快积功德赶快哭」,当然那两个人就哭不出来,这位老法师因为有自己不同的见解,他认为在这一天如果哭泣的话,反而是积功德积福德,因为他有这样的念头跟信念,所以那一天他的哭泣对他来说就是累积了福德。

在遗体被运回到了隆德寺之后,大概隔一天校长他们也到达了隆德寺。校长还记得当时他们每个人都带着哈达,要去拜见法王的遗体,那个时候还没有摆好供品,其它外面周围的建设也都没有,所以当他们去见的时候每个人都哭泣了,每个人都觉得非常的悲伤,甚至连很多的长老法师们也都跟着哭泣,就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当然之后大家就做了49天的法会,最后一天要做火化的仪式。那时在火供时,塔的造型像一个佛塔一样四边有孔,下面垫着许多的木材,这里面放了很多要火供的供品物质,塔的四边坐着四大法子,那时蒋贡仁波切、司徒仁波切、嘉察仁波切还有夏玛仁波切,他们就各自坐着一边,当然也有很多的僧伽喇嘛都在,大家纷纷的往里面放上火供的供品然后就要遗体就要火化,所以就在傍晚整个仪式修完的时候,他们还要再去巡视一遍这个佛塔,即火化的这个塔,于是他们就过去了,当时司徒仁波切绕的时候,他的右手边正好就是这个烧化的塔,烧化遗体的佛塔,校长那时听说法王的眼睛、舌头还有心脏就跳到这个司徒仁波切的手上,当这么听到的时候,当天晚上寺院就举行了会议,当然是抱着很好奇的心,也要去看个究竟。所以在这个会议上司徒仁波切就说了,他说:「今天可能因为我的信心还有我清净的三昧耶誓戒,所以法王的眼睛、舌头跟心脏就跳到我的手上,为了这个目的,他想要做一个金的塔来供养供奉这三样圣物。」所以会议主要也是要看看各位有没有这样的意愿,如果有意愿的话他就会开始去做那个金塔,然后把圣物供起来。

在这个会议两天之后,校长去见了司徒仁波切,从那时候开始校长跟司徒仁波切一直都有很好的一些联系,校长当时就去问了司徒仁波切说:「听说法王他的眼睛、舌头和心脏都跑到您手上了,可不可让我看一下让我拜见一下。」然而那时司徒仁波切把这些圣物放在一个金子打造的嘎屋里面,是供在他的佛堂上,当时司徒仁波切说全部都在这个嘎屋里面了,都在这里头了,可能就只是要给校长碰一下吧,但是校长说:「不行我一定要看里面,我一定要全部都看到。」那时司徒仁波切就笑了,于是司徒仁波切就说好好好,然后开始把他的房间门反锁起来,就把校长带到里头去,司徒仁波切恭恭敬敬的把这个嘎屋,从佛堂上请下来放在他的桌子上,那时校长就坐在那个桌子前面的地上,校长还是有一个疑问说:「那个东西怎么跳到你手上的呢?」司徒仁波切说:「当时他经过的时候,其实下面已经烧的都是一大堆的灰团,从塔的四个孔就突然磞出了一团东西,那一团有点像烧过一样,烧焦的一团团的东西就掉在他前面的地上,当时司徒仁波切心里想,这一定是什么预兆,或一些什么缘起征兆,怎么会有一团东西掉到他的前面呢?因为要烧化这个遗体的时候,要准备很多火供的物品,因此会有很多的盘子,他就拿起了两个盘子;因为那一团东西还是烫的,所以他就把一个盘往下面插,另外一个盘子往上盖,就把这一团东西拿起来了,当他拿起来的时候发现它非常的轻,但是就在把它拿起来的时候,却又觉得这一团东西变的很重,那时他就一直把它带着,在火化仪式没有修完之前,都把它放在他的坛城上面,在整个仪式结束之后,司徒仁波切就把这一堆东西带回他的寮房。」说到了这里他就打开了那个嘎屋,因为把灰都拨掉之后,把那个心脏就放在桌上的庄严布,那就是法王的心。

校长说当他看到它的时候,真的觉得内心有种很奇怪的感受,于是校长就好好的仔细的看着,那时的形状就像手这样子的形状,颜色是咖啡色的,在顶尖上还沾了一些灰尘,心的旁边留有一些水的痕迹,好像水洒在上面那样,再仔细看看的时候,很象是眼睛跟舌头,它的形状已经没有了只是一点点、一些些的在旁边,那时校长就请求司徒仁波切,是不是能够用这些圣物加持他一下,当时他心中的感受其实是很难过,因为觉得就好像法王在世的时候那个样子,但法王过世的时候心脏竟然就剩下这么一点点、一些些了,所以当时他就非常难过的哭了,怎么说呢?那时校长形容他的心境说,我们在这个轮回里面,真的是因为自己的业障深重,对于这样一个报身佛,我们没有办法真正的见到他的报身形像,而我现在只能见到的,就只是这样已经烧过的一颗心脏,因此校长当时就生起了一种很强烈的感受,那时候司徒仁波切也说,一般人如果要见的话,顶多是献上一条哈达只能够见到这个嘎屋,是不会把嘎屋打开来给人看的,因为司徒仁波切认为校长他具备很大的信心,因此就把这个嘎屋打开,让校长看里面这些圣物。于是之后的七天,火化的那个佛塔就全部封上,然后每天洒净水,后面七天都是做这样的仪式,于是就在第七天的时候把那个塔打开,要把里面的骨灰清理出来,那时因为在塔的底下,他们用布做了七个坛城,这个坛城是垒在一起的,上面就是法王的遗体,但是当打开拿出来的时候,下面每一个布的坛城都已经烧掉了,但是最上面的这个布坛城虽然已经烧了,但是它的颜色全部都还在那个地方,所以就在这个坛城的上面他们看到,就像一个小孩子的两个脚印,那可能就是16世法王火化之后仅留的一些预示,象是一个小孩的两个脚一样朝向西藏的方向;因此他们认为这是不是代表着,法王会再投生到西藏,而当时他们也观察这个烟它是朝哪个方向飞去,也代表着可以预示法王会投生到哪里,而那个时候的烟就往北方去的;所以那时大家都盛传着第17世的大宝法王,透过这些种种的征兆,是会投生在西藏的。

其实在我这一生里面,对于过去在16世大宝法王的时代,能够去见到他亲近他是非常少的,但是因为可以听到许多的故事,还有包括我个人的感受,所以以上所说的你可以说是一些传记也好,你也可以说它是一些故事也好都行;每当我在祈请法王的时候,其实我的心理都会浮现出,那时我所看到的那一颗心脏的影像,就是会很清晰的浮现,而当我每一次想到那颗心脏的样子而去做祈请的时候,甚至有时在我人生中碰到一些困难的时候,对我来说确实是很有帮助的,每次我讲到16世大宝法王故事的时候,我都会忍不住的哭了起来,之前我在乌克兰也有人问我关于16世大宝法王的一些事情时,每次当我解说的时候也都忍不住的哭了,他们甚至还把它录像下来,就是还有这个录像为证;总之我是因为有这些实际的感受及亲身的体会,所以会这样的克制不住而哭泣,而当时在座有很多人也会透过我的这种感受,而感觉到说原来大宝法王确实是不一样的,虽然他们没有直接的接触,但他们却是能够间接的因为我的感受而感同深受。当然对于第16世大宝法王的故事,我只能说我知道的并不多,但是我所说的都是我实际亲身的感受及亲身的体会,对于我来说法王也是我授别解脱戒的上师,也就是大乘比丘戒的上师,还有这个大乘戒律的上师以及密乘戒法很多的灌顶,包括胜乐金刚、金刚亥母还有二臂玛哈嘎拉护法等等,很多的这些的本尊灌顶,也都是从法王那边受得。所以法王对于我来说是具备了三恩德的一个上师,有时想想像我上次讲的,那时我11岁的时候,我是一个看到飞机飞过,都还以为那是佛的这样子的一个小孩,但是在突然听到法王名字的时候,心里就自然生起一种信心,而到最后觉得自己还能够有机会及因缘看到法王的心脏,仔细回想这样的一生,也不知道该不该说,是不是福报,但确实觉得自己是有福气的,第16世大宝法王的故事就讲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