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大圆满苦行成就者堪布曲恰略传

作者:不明   发布:2017-10-21  点击:349

正如诸多经部、伏藏部授记的那样,藏历十五胜生铁猴年(1920),曲恰尊者(白玛曲英乔达尔尊者)诞生在多康冈境内色达河右岸佳拉多勒的一对青年夫妇家中。父名玛·多洛,与宗喀巴大师同宗族。他正直、勇敢、有智慧、善射箭、具有丰富的社会经验,心胸似草原般宽广。母名童萨·洛布吉,聪明、勤劳、善良、贤慧,特别同情无依靠的穷人。夫妇都虔信佛法。

母亲怀孕期间,总觉得身心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感到自己体内有一部经书。婴儿降世的前一天晚上,梦见开启经书念诵。临产时没有丝毫疼痛,当时正值严冬季节,但出现了大地盛开各种鲜花,天空布满彩霞,室内充满虹光,山谷香气扑鼻等许多奇异瑞相。婴儿诞生不久,母亲带他去拜访大成就者嘉西珠陀仁波切,早结法缘,祈请加持。仁波切看见他们前来十分高兴,急忙带众弟子迎上去说:"我的上师来了。"康东伏藏大师吉美多杰慧眼发现尊者的本尊护法是黑金刚橛后,亲自教他念诵黑金刚撅,并赐名为普巴多吉。

尊者幼年便具足对上师的信心,真实无伪的菩提心以及圆满无碍的智慧,从小就懂得行善得乐、作恶受苦的道理,该做或不该做什么十分清楚。《现观庄严论》中说:"对三宝有信心,行布施等六度,心生圆满念,无分别禅定,遍知有法智慧,菩萨具这五个特点。"尊者具足了与生俱来的大菩萨征相,充分反映出前世修行大乘道的标志。在伯父索朗巴丹处学藏文读写和金刚舞、唱诵经文、设计坛城、结手印、吹奏法乐等,只需稍加提示即会。在普贤王如来的化身秀穷·赤城桑波仁波切处,尊者得到《北传伏藏经典前行法宝五要点注释·明指词义·宝梯普贤捷道》的传承,修念来、住、去,体验到心念本无来、住、去之分,对仁波切的各种提问皆能准确回答。仁波切以大悲心给予尊者特别的关心和照顾,并为他赐名白玛曲英乔达尔(莲花遍满法界)。

尊者依止科东·久麦多吉仁波切,得到大伏藏师尼丹卓盘林巴伏藏经典三十函的全部灌顶。从此,尊者生起大圆满殊胜觉悟,虔信莲花生大士,坚持念诵《莲花生大士本生传》、《莲花生大士速获任运成就祈请颂》等。他常对人说:"现在能继续对宁玛巴教法起点好的作用,是因为我得到了莲花生大士的加持。"

在康东伏藏大师切麦仁真那里,尊者得到并修了北藏伏藏大师仁增果登著《殊胜空行心要金刚亥母讲授经》,泽旺杰波从芒域贝巴山取出的《金刚亥母深广讲授·宁丹多吉伏藏大师补缺动作》仪轨及气、脉、明点。诵持《正法念处经》"众生在地狱受狱火苦,饿鬼道受饥渴苦,旁生受互相残食苦,非天受争战苦,人受生命短暂苦,天道受放荡苦,轮回如针尖,从来不会有快乐"时,深深感到从无色界到地狱的六道轮回都是苦,更加厌离五欲,生起了强烈的出离心,驱使他依止了持戒清净的善知识多哇·日多堪布,并受了戒,取法号为土丹罗桑准珠。他和弟弟沙尔瓦瑜伽士商议立誓,自己精进闻思,净障善业。弟弟发愿以后去塔公释迦佛像前磕三个长头,一直磕到印度。

弥勒菩萨说:"不学五明学,菩萨也不能成为遍知者。为辩驳他宗摄受众生,自己必须努力学五明而成遍知者。"圣者们遵循解脱之道,即或是六地菩萨,为了闻思,也要过刀山火海去寻求广大如海的显密佛法。为此,尊者到密宗道场科罗东上丹多阿朗杰法院讲学苑两年多,依止仁多堪布、玉达和钦绕等上师,全面修习《大圆满隆钦心髓前行引导文·普贤上师言教》、《戒律根本经》。一切教义皆能通达,获得究竟。

藏历十六胜生水马年(1942),尊者前往康东拜大圆满瑜伽士玉科·哈扎·曲英让卓上师,在那里得到皈依发心、《佛子行》、《证实明灯》等教授。此后,玉科上师对尊者说:"你去杂多格贡寺,那里有一位宁玛巴的明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博珠·多阿丹比尼玛仁波切,今后你定能成为宁玛巴的立宗者。"临行前,上师送给他一些银元和茶叶,对尊者说:"为使你成为精通显密经论的人,你应当时常祈请诸佛智慧本体文殊菩萨。途中为消除灾难还要念诵度母明咒,经常祈请莲花生大士。"并按照以前成就主持明者的做法,让他喝了一碗酸奶子。

尊者非常高兴,他说:"米拉日巴离开上师时,玛尔巴送一碗酒让他喝,智美俄色离开昌通邓觉多吉时,上师向他敬一嘎把拉酒一样,一切法都是因缘生起的,上师让我喝酸奶子,这是给我授记,缘起好。"

尊者精进求法实修,像饥饿人欲食,干渴人欲水一样。在杂多格贡寺,依止博珠·多阿丹比尼玛得到麦旁仁波切著《论三戒本性为一》、《劝戒亲友书注解。白莲曼》、《随念三宝经注疏·无尽吉祥妙音》、《俱舍论注疏·宝曼智者嘉庄严》、《量理宝藏注疏·战胜一切的武器》、《智者入门》、《释量论注疏·明讲光宝藏》、《修清净极乐国生起信心仙人真言日》、《人中观论注疏·月称教言无垢水晶宝曼》、《论入菩萨行·智慧品格达嘎》、《中观庄严论注疏·文殊上师言教》、《反驳日光》、《答别人问理论法则·使绕色自明之光》、《解中观等论总难题·宝盒》、《现观庄严论注疏·珍珠项链》、《集经注疏·入般若波罗密》、《宝性论注疏·弥勒菩萨言教》、《大论如来藏·狮子吼》、《辨法法性论注疏·智慧之光》、《辨中边论注疏·光曼》、《真实法义智慧宝剑注释·圆通佛法之光》、《论大幻化网消除十方迷暗光明心要》、《论修持八大心法成就心要》、《莲花生七支祈请注疏·白莲》、《论本来心光明依佛持明传承言教·金刚心要》、《辨论本来心光明大圆满基道果·智慧之光》、《论本来心汇集·宝花曼》、《大圆满道歌·乐声》、《殊胜大圆满教诲十方密义精要·把佛交予手中》、《观察清净心念·观修轮》、《七支祈请上师相应法加持妙语》、《自然解脱意圆满次第六中有讲授》、《大中有附言·自然解脱幻化中有解脱分支》、《大圆满隆钦心髓实修共同前行念处》、《记生起次第共同仪轨窍诀总汇》、《大幻化网注疏·日月云大光驱除十方一切暗》、《大幻化网总义明示格言·大势至菩萨言教、、《大圆满隆钦心髓原始佛道次第教授·智慧上师》、《金刚乘灌顶传承和注解》、《量力宝藏注疏·明亮因明七论之灯》、《祥论各宗派观点疑难之灯·文殊庄严论》、《现观庄严论注疏·弥勒菩萨言教》、《大乘入行论》、《真实法义宝灯略疏·开发智慧门》、《真实三戒注疏·如意树果》、《极乐净土原文讲授·往生捷径》等传承。博巴仁波切象一个宝瓶灌入另一宝瓶那样,对尊者进行了时轮金刚、大圆满隆钦心髓四心要等灌顶。

在依止大成就者协青康珠仁波切时,尊者得到《麦旁仁波切全集》所有传承,及多堪达摩菩提得瓦苏达那和朱西切赞吉等印度、尼泊尔四位阿阁梨传给努钦波的经部总经意集灌顶窍诀,《大幻化网分续部修部,丹达十八部根本续密要》,贝玛拉米扎、玛仁切确和朗甲那古玛拉翻译成藏文,大智者珠吉等传承的窍诀。得到了修部八大行法善逝会集等印、藏四大传承祖师法脉、窍诀和大圆满心部外内密灌顶。大班智达贝玛拉米扎意译,白若杂那大译师语译,从良定增桑博、吉增生格旺劫等传下来的,遍知法王无垢光从莲花生和贝玛拉米扎那里直接得到传承灌顶,而从心库中自然流露出的《隆钦心髓四心要》。在受四心要灌顶时,尊者在智慧境界中安住了一天。贡智上师赞美说:"唯一能把四灌顶之义转化为智慧之性,而了达顿悟的便是色达曲乔。"

在西庆寺金刚上师刚夏尔堪布座前得到了《量理宝藏注疏·战胜一切的武器》、《中观庄严论注疏·文殊上师言教》、《入中观论注疏·月称言教无垢水晶曼》及噶陀寺礼丹堪布著《经部意集注疏·瑜伽日格言灿烂之光》等四函传承教授。在扎拉寺大彻大悟者知麦俄热堪布处得《持三句精要》、《智慧老人教诫》、《大圆满心意直指》等被称为懒惰的人不努力而解脱的"本净立断"法门,精进的人苦修解脱任运成就的"顿超"窍诀——光明心要口耳传承,见到了明空法身本来面目。这时,上师多次留他继续长住实修,同座法台,但尊者在梦光明中见到江河洪水猛涨,目不忍睹,断定不久将蒙受战乱之苦,被迫返回家乡。

尊者接受诸多显密经论和大圆满的各种传承灌顶后,日夜坚持勤闻思、苦实修,对一切教义均能领悟,各种密义全能了知,证悟了光明大圆满智慧,得到最高成就。伏藏大师列绕林巴转世晋美彭措勇列堪布,足具智悲力的申嘎仁波切、西藏大智者白玛泽旺伦珠、白玉寺智旺·白若仁波切、多珠仁波切、阿宗珠巴仁波切、隐居瑜伽行者阿其·嘎曲喇嘛、麦瓦·西村仁波切等都异口同声赞美:尊者曲乔与了达一切的荣桑·曲桑(法贤)和米拉日巴无二无别,是名副其实的大瑜伽师,特别是对宁玛巴的见修是没有能与他相比的。

尊者时刻把"利益和成就让给别人,损害和失败留给自已"作为自己的座右铭,牢记心间,经常对身边的人说:"降服敌人,养育亲人,贪爱恨,世间八法,眷属受用,亲戚朋友,连自己的僧房,好一点的衣服都应当唾弃。"他不受世间八风所染,只求不饿死冻死即可,别人供养的财物,那怕是一块糖也要给别人,或作供品,终身坚持头陀行,过着十分清苦的生活。他长期住小木屋,以干草树叶铺地当床,身着粗布破衣,化缘为食。他遵循世亲菩萨"守三戒,行四业"的甚深窍诀,自受戒起,便护戒如眼,按律经持戒清净,过午不食。广大僧众,信众称赞说:"受戒的人象星星那么多,曲乔尊者持戒象月亮一样明。"

尊者本来具足智慧神通,在幼年时就常有显现。有一天,他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耍时,骑着一根木棍跑来跑去,嘴里不停喊着:"乡城的军队来了。"不久,乡城的军队真打来了,其父在战斗中也受了重伤。作为利乐有情,调服众生令其生信的一种方便,尊者在有缘众生面前也时有神通显现。在众所周知的年代里,雪域高原的寺庙遭到前所未有的毁坏,僧众受到迫害,特别是诸大德已只剩下名字。当时正出现大灾荒,人们饥瘦如柴。但尊者依《上师心要之心要·三宝贝》修气精要密诀,不吃食物十多天仍红光满面,众人无不感到惊奇。在定中,他亲见玉科曲英让卓上师和博珠多阿丹贝尼玛仁波切等大德,得大自在,来去无碍,随时可以把有形的物体变得无影无踪,从无形的虚空中变出种种物品。有一次,尊者请德色仁波切等四十多位弟子一起吃饭,全部食物只有一头羊的四分之一的肉,他分了一次又一次,大家从早吃到晚也没有吃完。又一次,他把一盘酸奶子分给二十多位弟子吃,也是分了多次,总是分不完,大家再也吃不下了,可盘里的酸奶子还是那么多。他那木屋的门常年关闭,进出总是穿墙而过。在给众弟子讲授《中观庄严论》本无幻化相时,他一边用手来回穿过身旁的柱子,自由挥来挥去,一边说:"物质的东西本来是空的,你们看这里那有柱子。"每当出现魔害、瘟疫、干旱和水涝等灾难时,经他加持即能消除。当地有人中魔、患精神病或其他怪病,尊者总是拔下自己的头发烧了烟熏、撒净水、或用佛珠触头等方法,使这些病人立即好转,个个痊愈,甚至有人死了多时,经他念诵经咒又活了过来。

尊者主持法会或传法灌顶也经常出现奇异瑞相。有一年冬天,他讲授《智慧上师·七宝藏》等大圆满经典时,天气变暖,盛开鲜花,时有雷声,出现一些夏天才飞来的鸟儿在空中盘旋。尊者为刚修好的小塔子开光,在请智慧本尊安住时,出现万里晴空,喜降细雨,横跨彩虹等吉祥瑞相。人们见了议论纷纷,大成就者东·根色说:"这些是曲乔尊者加持的缘故。"

尊者的神通显现无数,应写入本传的也很多,但他像历代祖师那样,是一个喜欢隐居禅修的人,经常对弟子说:"自己的功德要隐藏,别人的功德要宣扬。"我们恳求尊者允准写传时,他严肃他说:"秘密成就的功德不准多写。"这样,我们就只介绍到此了。

灌顶传法,广转法轮,是最主要的弘法利生事业。按照王科·曲英让卓、博珠等上师教言和授记,尊者一生坚持不懈为有缘弟子转法轮,慈悲度生。在霍扎西曲塘等地举办极乐净土法会,向广大信众宣说行善积德的道理。先后前往格公、达龙、丹吉、吉俄、雅冈等地寺庙大开无尽施法之门,讲授《五部经论》、《真悟宝灯》、《观点与派别明辨论》、《入菩萨行》等共同学问,并讲授了戒律、俱舍、中观、般若以及大幻化网、无上大圆满等,培养了一大批有学识、有成就的弟子。

"如果盛水的器皿被打破,月亮的影就会消失;如果是行恶的众生,也无法见到佛的相。"在浊世中,特意为度化众生而来的佛子,在弘法事业圆满,与众生缘份已尽时,色身摄法界是必然的规律。另外,为令贪受此生持常见的众生生起出离心,也催促尊者把色身收回法界。藏历十六胜生火牛年(1997),他开始出现病象,但仍坚持讲授《经庄严论注疏·妙乘甘露会供》。弟子们请汉、藏名医给他治病,为他念诵罗汉经,做会供祈请尊者长久住世。尊者不喜欢找医生治病,也不愿念经消除病魔。但他说:"为满你们的愿,我接受医生治病和念经除病,不知有无空行母来迎接我,但绝对不要念拒绝空行母迎接的仪轨,可作一次持明聚会的会供。"僧众照办后,于3月3日中午圆寂,正如《日月和合续》中说的那样,"此时上师的诸窍诀当融入自心中。"依法身坐势和观视,而外相色身收入内性本空中。当时,尊者色身转变为童相,皱纹消失,神采焕发,庄严圆满。封闭七日后,佛学苑请须冈·玛珠·曲吉尼玛仁波切主持念诵把内性任运儿门提醒祈请仪轨。西绕堪布、曲彭堪布、格巴、土钦、拉霍·根桑丹真等用六味香水给尊者法体沐浴,按仪轨写部位字、结印和穿法衣,持铃杵等完毕后安放在宝台上。以后7日内供,来自四面八方的僧众、信众向法体告别发愿、在弟子中有的看到法体现金刚持,有的看到现释迦佛,有的看到全身遍满兰色明点等征相。

尊者的意融入法界出现气温突然变暖、兰天彩虹当空、各种鲜花盛开等外境征相。大成就者东·根色等大德还看到显出阿里噶里咒。内证光明征相不退法体神采,发出冰片和檀香味。请科东文波·索朗卫色将法体送入火化灵塔,这时空中充满虹光,整个山谷香气芬芳,特别是火化场出现一道奇异的扇形白光。种种成就三身征相和利益众生的征相都有印证。火化时头盖骨和双眼球跳出火化灵塔。根桑丹增堪布等打开灵房时,发现骨灰上现乐字和右旋海螺相。收骨灰发现很多白、黄、红、绿色舍利丸,烧供器护摩中长出十多公分高的绿苗。《续部》说:"善哉,涅槃时留下的有漏蕴身,用火化就会有诸佛的舍利子,不同部佛而生五种舍利,夏利罗是善逝舍利,瓦利罗是金刚部舍利,丘利罗是宝生部舍利,色利罗是莲花部舍利,良利罗是事业部舍利,"如是说与实际相吻合。骨灰放在供台上,依大悲观世音仪轨念诵祈请时,飞来一只从未见过的松耳石色小鸟,站在宝瓶上,徘徊于坛城一个多小时。大家认为,这是法界勇士空行的化现。

 

摘编自《白玛曲英乔达尔尊者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