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院历史

南无三传诸上师

无量福慧所生庄严身   具足六十支分梵音语
无缘大悲周遍圆满意   礼敬天中胜天能仁王
诸佛密意幻化月光明   降生无垢海洲莲蕊中
圆满十万相好庄严身   导师海生金刚我顶礼
早成佛果仍现菩萨相   美似悦意明月净光蕴
大悲本色手持白莲者   遍洒善妙吉祥花鬘雨
诸佛佛子幻化游戏身   引导有情清凉解脱洲
三传持明历代诸上师   直至菩提皈命部主尊
世间妙高佛法白伞盖   圆满讲修巨擘善撑持
利乐无边有情诸众生   顶礼历代传承祖师尊
妙身宛若水晶瑞山王   貌若皎洁圆满明月光
多弦琴音所伴美悦声   敬请住我喉间受用轮

在圣者观世音菩萨所化之净土——雪域西藏的东方,青藏高原巴颜喀拉山南部,今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色达县境内,邬金第二佛陀莲花生大士及大译师毘卢遮那等无量大智成就者,亲临加持过的圣地,瓦须色达金马草原上如右旋海螺般的东嘎山上,座落着东方胜者东嘎显密成就院。东嘎在藏语中是白色海螺之义,由于寺院依山而建,故此得名。清澈的色曲河与扎青河如吉祥金色鱼般环绕寺侧,四周层峦叠障的群山如同千瓣莲花座,蓝天与山脉交融,犹如千幅吉祥轮,前山状若猛虎出洞,南山如同如意宝聚,西面是延绵不断的吉祥神岗,北方乃圣地珠日神山,余诸山脉河流草原,自然形成七珍八宝等吉祥表相以为庄严。

寺院创建于藏历十一胜生火虎年(即公元1686年),其传承属于宁玛白玉派支系,为古色达十三寺之首,是瓦须色达首领家族所护持,故此亦为瓦须色达的政治宗教及文化中心。

该寺由大悲观世音菩萨之游戏幻化身,第一世东嘎仁波切桑桑邬金大师所创建,尊者在无量劫前,已于本源清净之遍主不动光佛的体性中成就菩提。为调伏顽愚众生,由如来三密无尽庄严轮之智慧和大悲愿力,于尘数佛土及各种世界中,恒遍、任运随缘化现。以其千手,化作千位转轮圣王,千眼化为贤劫千佛。其中无等大师释迦能仁住世时,化现为护持正法的大施主频婆娑罗王。其后是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之一的萨惹哈(为龙树菩萨的上师),又在雪域化现法王松赞干布。莲花生大士在雪域弘法时,为王臣二十五之毘卢遮那及嘎瓦华藏大译师。在格萨尔王时期为大臣贾察勇士,而后为伏藏大师罗摩夏,持明迦村娘波,嘉色才旺扎巴,以及虚空藏不变金刚等诸多伟大导师,广作弘法利生之大业。正如菩萨藏经中所说:“成佛仍现佛子形,众多显现利众生,一如难知虚空际,诸希有中此为最!或有示现如来身,或现登地菩萨形,罗汉大智成就者,各种幻身嬉无尽,犹如千江现月影,无须精勤悉出生,幻身契诸所化心,随缘而显导师形”。时至今日,为随顺众生的因缘,尊者又在佛教圣地瓦须色达化现为至尊东嘎仁波切。

第一世至尊东嘎仁波切桑桑邬金大师,正如持明敦登多杰的伏藏中授记:“聚集黄金河流之右畔,事业勇士土龙年降生”,即是对尊者的种性、出生时间、地点等作了明确授记。尊者于十一胜生土龙年(公元1628年)伴随著诸多瑞相降生世间,尊者幼年即具超人慧力,对于梵藏文字稍学即通,令见者无不赞叹,依止了前译宁玛胜者白玉派祖师持明根让希饶,大成就者贝玛伦珠嘉措以及西岗巴帝仁波切等大善知识,广事修学了显密一切明处,尤其在西岗巴帝仁波切座前,圆满听受了前译宁玛派共与不共之经论和伏藏教法,特别是胜者白玉派的灌顶、传承、窍诀及备补法类。依此殊胜法门虔敬精进专修后,尊者外于生起次第获得坚固,内于风脉、明点获得自在,密于续部大海的理趣获得通达,臻于大智成就之顶,成为上师的衣钵心子和法脉传承的继承者。

尊者依根本上师白玉根让希饶祖师的授记,在当地首领瓦须饶丹的护持下,于清康熙二十四年即公元1686年创建了东方胜者东嘎显密成就院,在瓦须色达树立了圣教的法幢。尊者依所化众生之根机开启九乘甘露法门,引领成熟和解脱的正道。瓦须饶丹在色达金马草原上修建了普巴金刚佛殿,请桑桑邬金、洛若邬金及巧盖邬金三位邬金尊者为之开光时,从各自寺院放射出绚丽彩虹,连接在普巴金刚佛殿上空,并显现天降花雨、雷声弥震等许多内、外、密善妙瑞相,当地人至今仍称赞道:“天上有日月和星辰,地上有桑桑和洛巧!”。十二胜生水羊年(公元1703年)尊者把法位托付给大成就者桑桑温波旺修和南卡俄热后,对未来寺院的法位将由王臣二十五的化身相续不断地住持,以及认定自己未来转世的方法等作了明确授记后,将此庄严色身融归于光明法界。

此后寺院的第二代和第三代住持分别由尊者的两位衣钵传人桑桑温波旺修和南卡俄热相继担任。

第四代住持,第二世东嘎仁波切·列敦·却吉尼玛,又称为贝玛才旺丹增,正如尊者前世所授记,于十二胜生水牛年(公元1733年)降生于桑桑安衮家中,在仁波切六岁时,其前世之侍者,于夏季化缘来到雅龙扎钦牧场时,看见许多孩童正在玩耍,其中一人来到侍者面前,热情地向他打招呼,并邀请他去家中作客,说道:“你不认识我了吧,还记得当年我曾对你说过‘不须旁人作认证,我将自己来找你’这句话吗?”侍者悲喜交集,便询问了许多师徒二人的当年旧事,小男孩都准确无误地一一回答,于是侍者毫无怀疑地确认了这位孩童就是自己根本上师的转世,五体投地向他行礼后,随之来到家中,对其父母说:“恭喜施主!你们真有大福报啊!知道你们的儿子是谁吗?他可是尊者桑桑邬金的转世啊!请允许我将他迎请回寺院吧”。由于仁波切是家中唯一的男孩,所以初时其父母不肯让他离开,这时仁波切对父母说:“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但我不能再留在家中,如果不让回到寺院,我将会不久人世,这样对你们也并无利益,请允许我去寺院吧,日后我将会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在仁波切的坚持下,其父母只好答应,还准备了许多财物作为供养,至今东嘎寺仍保留着当年仁波切父母所供养的无价之宝印度法钹。自此仁波切被确认为桑桑邬金的转世化身,取名列敦·却吉尼玛,先后依止多智钦·晋美成列俄热仁波切、喜刚、释迦坚赞等八十多位如真佛般的大善知识,广学显密经论,且全部通达,并回忆起了莲花生大士当年托咐的密嘱,一切显现都变为标相文字,掘出了《意藏·持明总集》、《大吉祥马头金刚》、《金刚亥母》、《护法供赞》、《甚深断法》、《般若释论·弥勒言教》、《自传金鬘》等八部甚深伏藏,还迎请出具有标相文字的密卷,以及一肘高的法王松赞干布圣像等众多伏藏。

十九岁左右,仁波切经常示现种种疯行,在寺院里不念经也不打坐,四处游荡,还写诗讽刺某些修行人的错误见地,甚至用石块敲打关房,更不可理喻的是,经常和贝玛卓登多杰等人一起冒充匪头达托夏夹抢劫过路商人,这些行为在僧团中引起了很大争议,有人说道:“这哪里是至尊桑桑邬金的化身,分明是魔鬼的托生!如果不把他从寺院开除,不仅给至尊桑桑邬金的脸上抹黑,还会败坏僧团的形象和道风”。于是,寺院的大德们经过再三商讨,决定建议仁波切与侍者借朝圣之名暂时离开寺院,于是仁波切和侍者开始了卫藏的朝圣之行,依此因缘,仁波切的弘法利生事业后来遍布了藏、印、不丹和尼泊尔等地区。

当时驻锡于邻近的雅龙寺的第一世多智钦仁波切告诉他的侍者说:“明日清晨,你拿着长寿天女的箭旗,站在大殿屋顶上,东嘎仁波切从雅龙山上走过时,就将你手中的箭旗摇三圈,这个举动非常重要。”第二天一早,侍者拿着箭旗在大殿顶上守候,果然仁波切师徒二人走到雅龙山上时,歇了下来,仁波切还不时地向寺院这边张望。这时,侍者将箭旗举得高高地摇了三圈后,向仁波切师徒顶礼时,太阳刚好升起,光芒照耀在仁波切的身上。侍者将此情景禀报了至尊智钦仁波切,仁波切说:“今天的缘起很好,他们现在虽如日落般离去,但将来的弘法利生事业会如日东升,更重要的是,他们还能回到色达来,这是我们色达一方众生的福气啊!”东嘎仁波切也对待者说:“我原本是不想回来的,可是因为今天的缘起,我不得不回来了。”

师徒二人在朝拜桑耶寺途经雅鲁藏布江时,因无钱乘船,侍者请求船主说:“我们是从康区色达来的,去桑耶寺朝拜,可盘缠已尽,能不能请你慈悲给予方便,让我们搭船过江,我上师是桑桑邬金大师的转世活佛”。船主不屑地说:“既然是活佛,为什么不自己飞过去?”仁波切笑着回答:“我自己试试,也许可以飞过去,但烦请您把我的弟子渡过江去,行吗?”船主答道:“你若能飞过江去,别说你的弟子,今后凡从此经过去桑耶朝拜的人,都不必付船钱!”仁波切笑道:“好,一言为定!”忽然,一阵旋风袭来,仁波切展开袈裟,乘风飘起,飞向空中,缓缓向对岸飞去,此时湛蓝的天空豁然出现了绚丽的彩虹,船主及众人亲眼见到后,无不生信,赞叹不已。当时因缘巧合,洛甘丹法王供奉了拉萨三大寺院后,返回家乡的路上,也亲眼目睹了尊者飞越过江的盛况,因此生起了极大的信心,并将此举广为赞颂。至今藏区仍到处传颂着“康钦普尔喇嘛”的美称(意即康区飞越过江的上师)。

抵达桑耶寺时,桑耶寺护法大神威哈尔显身前来迎接,向仁波切敬献哈达。之后,应怙主大悲观世音菩萨化身第八世达赖喇嘛的邀请,仁波切来到布达拉宫,给予八世达赖喇嘛灌顶传法。八世达赖喇嘛尊仁波切为顶严上师,并赠予了册封及印玺。当时西藏地方政府的黛莫·晋美嘉措和葛伦·罗嘎夏等重臣也皈依在仁波切的座下。

后来,仁波切应具有宿世善缘的洛甘丹法王之邀,前往其国弘法,受到举国上下恭敬爱戴,许多贤善有缘众生对仁波切和佛法生起了不退转的信心,走上菩提善道。应尼泊尔郭卡王的邀请,又前往尼泊尔,在那里普澍成熟和解脱的甘露法雨,被奉为国王及重臣之顶严。在此期间,与至尊夏嘎巴大师为著名的尼泊尔波德大佛塔装饰了铜制鎏金的十三层塔顶和日月宝顶。为了尼泊尔国泰民安,于莲师曾闭关修行普巴金刚调伏魔众之圣地巴依央垒穴,开启普巴金刚殊胜坛城,专修了吉祥黑日嘎普巴金刚大法。期间,十六位普巴金刚护法神现身前来接受了仁波切之托付使命,出现了坛城中央金刚镢自然跳跃舞动等瑞相。尼泊尔国王向仁波切供奉了蛇心檀香木之本师释迦能仁像、十六尊者像、莲师及两位空行母之圣像等身语意所依无比珍贵的加持圣物。

应不丹国王的邀请前往不丹为国王灌顶传法,传法时仁波切用神变力安坐于法台上一肘高之虚空中,将袈裟搭在太阳光线上,从心间现起普巴金刚壇城,为国王传授了心性本来即是普巴金刚本面的妙力觉性大灌顶,国王当即见性开悟,对仁波切生起了如亲见佛陀般的信心,遂发愿世代国王将永远信奉三宝,护持正法,并呈献了每尊均装有一颗本师释迦牟尼佛珍贵舍利的红旃檀贤劫千佛像,蛇心檀香木之莲师八大神变相、十一面观音像、八大菩萨像等三宝之身语意加持圣物,及许多金银珠宝绫罗绸缎等供养。

随后仁波切前往北印度,到至尊那若巴曾驻锡的普拉哈日寺等地传授佛法,当地僧俗信众有的发愿宣讲三藏教法,有的发愿终身闭关专心修持要义,有的发愿护持三宝等作为无上法供养,有的以三宝身语意所依的稀世珍宝作为曼达呈献于仁波切。这些宝物中,有天成红珊瑚无量寿佛像、天成水晶观音像、天成绿松石度母像;有至尊那若巴的锡杖和法螺一对,其中一个上面有天然形成的金刚亥母像,另一个上面有天然形成的梵文“阿”字;还有最珍贵的以旃檀紫金所庄严的本师释迦牟尼佛等身像,佛像的喉间有吉祥右旋海螺,心间装藏有一肘高之天成水晶宝塔,佛像底座内装藏有龙王摩尼宝等各种宝物。仁波切责令天龙八部将这些圣物先行护送回东嘎寺,作为雪域众生的福田。至今东嘎寺后山顶仍有当年为答谢天龙八部护法而搭建的煨桑台。

而后,仁波切前往岗底斯山闭关多年,期间为许多住山修行者传授了《智慧上师》、《法界宝藏论》、《虚空藏大圆满掌中持佛》及《大鹏展翅》等直指心性的大圆满本净立断和任运光明法门。

仁波切五十八岁时,色达地区僧俗群众尤其是东嘎寺僧众热切期盼仁波切能早日返回故乡弘法利生,并派代表专程前往岗底斯山再三请求。慈悲的仁波切观察到因缘成熟,便答应返回故乡。次年,仁波切和僧俗弟子一行返回经过拉萨时,西藏地方政府特派安保士兵进行护送。色达群众更以最隆重的方式来迎接仁波切的归来,离家乡还有三天的路程时,瓦须色达各寺院的高僧大德、各部落首领以及僧俗群众前后分三段队伍沿途迎接仁波切的归来。回来后,家乡人民兴高采烈地在草原上举行了歌舞、赛马和射箭等为期七天的盛大庆典活动。仁波切回来后,健全了寺院的清规戒律和闻思修制度,重建和完善了寺院的各种设施。文革前寺院的一座大经堂中央还能看到一根两个人才能合抱的旃檀木大柱子,这根柱子是当时色达阿拉山神供养的,是仁波切亲自骑马把它扛回寺院的。依仁波切的宏愿和福德力,寺院很快就兴盛起来。根据所化众生的根机,仁波切不断转动九乘法轮,将无量贤善众生安置于殊胜解脱善道。

尊者的众多弟子中有传承法脉的高僧大德、有护持教法的国王及大臣、有宣说三藏的堪布、有舍弃今生栖身山岩的瑜伽行者,这些弟子遍布了雪域、不丹、尼泊尔和印度等地,使圣教法轮常转不息。十三胜生水猪年(公元1803年)尊者为桑桑格日俄色、班玛卓登多杰二位授予了教法传持之权后,将相好庄严,摄归法界光明之中。

第五、六、七和第八代住持分别由愤怒莲师之化身大持明者桑桑格日俄热、温波群佩、温波晋美,以及大成就者贝玛卓登多杰等相继担任,寺院教规严谨,道风日隆。尤其是大成就者贝玛卓杜多杰仁波切,新建了扎扎寺和青海班那寺,其弘法利生事业非常广大,当时青海果洛一带的高僧大德及王族权贵,如嘎龙伏藏大师敦杜旺旭,嘉智若贝多杰活佛,瓦那喇嘛丹巴,果洛阿炯首领等均成为其弟子。

第九、十、十一和第十二代住持分别由由大成就者桑桑云丹嘉措、桑桑顿巴、攀德却吉尼玛、多杰化扬等大成就者担任。第十三、十四、十五和第十六代寺院住持分别为温波塔确多杰、吉塔活佛晋美旺波、伦珠多杰、贝玛多杰、法王索南诺布,他们于同一时期共同住持寺院的教政。其中温波塔确多杰新建了色达的白塔寺和壤塘的日科寺,法王索南诺布在瓦须色达大力宏扬佛法,颁令人民广行藏王松赞干布的《佛法十善》和《世法道德规范十六条》,并在色达金马草原新建了登杜降魔大佛塔。并在东嘎寺担任住维那师十二年。其间整理完善了梵呗、唱颂、金刚舞、坛城制作以及重编了寺院戒规。

第十七代住持,第三世东嘎仁波切桑智·列敦嘉措,又名饮血游戏金刚,其父为桑桑家族嘉色噶玛旺秋,母名洛萨丽措。仁波切于十五胜生土猪年(公元1899年)诞生于瓦须色达上须塔部落,幼年跟随父亲学习文字,稍学即通,八岁时,由瓦须索南洛吾仁波切认定为列敦·却吉尼玛的转世。并在东方胜者东嘎显密成就院,坐上了无畏狮子宝座。依止了白玉法王却吉达瓦,扎嘎洛桑华丹仁波切,白玉喇珠仁波切,哈希蒋贡,温波贝玛多杰、温波邬金旺嘉、金刚亥母之化身空行母谢曼等众多善知识后渐臻于大智成就的顶颠,并解开了喉间受用轮的脉结,成就了最胜语密六变音大神通。传法之时,远在五、六公里之处都能清晰听到仁波切的法音,念诵熟练的常人最快也要三四个月才能念完的整部大藏经,仁波切仅用八天即能轻松地圆满传授。当因缘成熟时,觉醒了邬金第二佛陀莲花生大士的密嘱,在光明密意的宝库及持明空行刹土和世间山川湖泊等处取出了《上师修玛哈嘎拉修法》、《本尊修法·大悲观世音》、《怙主玛哈嘎拉修法》、《各种甚深引导文》等五函伏藏法要。

在色达宗措圣地之吉祥增福湖畔,由德高望重的雅西堪布洛珠等数百有缘弟子陪同开取伏藏时,仁波切手持一盏油灯,从湖面上行走到湖内,降入湖底,迎请出一尊稀有的缘度母像,油灯依然明亮如初,周身亦无水迹,当仁波切以伏藏度母圣像为在场弟子加持时,众人皆生起了如同现见邬金第二佛陀般的信心。仁波切住在宗措圣山时,一日清晨,仁波切对几位亲近弟子说:“今天我要在白湖中取一伏藏,你们跟我一道去吧”,于是弟子们随同仁波切来到湖边,仁波切与弟子们作了会供及护法烟供后,交代弟子们说:“你们在此念诵莲师金刚七句,原地恭敬等候,我要开始到湖里取伏藏了”,说完便从湖面缓缓向湖心走去,到湖心时仁波切又折返回到岸边,对侍者嘎洛说:“你能否立刻给我做个手套,因为守护伏藏的护法是九头蛇王,我实在不敢贸然伸手过去”。嘎洛即用一块白布将仁波切的手臂缚绕起来,用针线逢合。仁波切再次走向湖心时,从对面湖边的崖壁下,忽然出现一道白浪缓缓地向仁波切涌来,在接近身边时,仁波切伸手从浪中取出一个宝筴,转身回到岸边,展示与众弟子时,宝筴仍然热气腾腾,之后仁波切以五珍宝作为伏藏的替代,以绸缎裹之,用箭射向湖中,众人见到仁波切所射之箭,贴着水面直向湖心而去,到湖心时,箭与珍宝,忽然没入水中而逝。

仁波切于昌都地区类乌齐的红岩赛力格仓,同数百弟子做广大会供轮时,对弟子们说:“今天我将在此地取一伏藏,请大家观看对面的山岩”。这时,空中梵音缭绕,岩石自然裂开了一道缝,仁波切于岩缝中取出一尊文殊菩萨圣像和甘露法药后,将绸缎金银珠宝及五谷作为伏藏替代绑在一支箭上射入岩缝中,不久岩缝自然合拢。后来这只引箭变成了一株柏树,后人将它称为长寿树,其旁还涌出了一眼泉水,称为长寿泉,树与泉水至今仍然可见。仁波切还在不同圣地中,开取了许多岩藏和甚深意密伏藏。

仁波切应至尊恰美林达仁波切之邀前往昌都林达寺,传授《虚空伏藏》及大藏经传承时,十三世达赖喇嘛的上师康·杰仲强巴炯列法王,在净观中观察到虚空藏不变金刚亲临林达寺传法。故迎请仁波切前往类乌齐传授大藏经传承,康杰仲法王认定仁波切为虚空藏不变金刚的转世,互相接受灌顶传法,心密合一,并赠予仁波切无比珍贵的伏藏大师冉那林巴所开取的金刚铃杵,噶玛巴法王的袈裟,以及康杰仲法王自己的法帽等加持圣物。

仁波切在桑耶寺的如我莲师像前,向至尊莲师虔诚祈祷时,莲师圣像面现笑容,身降甘露,从虚空中降下了五彩舍利,护法王威哈尔亲自来拜见仁波切呈献哈达,并说道:"我们当年在莲师座前同发殊胜大愿,依此因缘我生生世世为您护法,若有所需仅管吩咐",因此尊者的殊胜功德在卫藏被普遍传颂,并成为甘丹摄政噶伦热噶夏之顶严上师,噶伦热噶夏特授予仁波切封册及印玺,应甘丹摄政总管和宗振大师的劝请仁波切在拉萨为数万僧俗传授了大藏经的传承。他们向仁波切呈献了无比殊胜的释迦牟尼佛像、八大菩萨像、阿难尊者用过的钵、法运载菩萨的佛牙、法界自解脱尊者之锡杖、至尊宗喀巴大师的法帽等许多三宝身语意所依之圣物。

有一次,仁波切在拉萨传大藏经时,有几位分别心极重的僧人将大藏经堆成法座,邀请仁波切前来传法,仁波切为了教化彼等,毅然登座。那些僧人起身质问道:“你已违犯了皈依戒,没有你这种传法的,请下来吧。” 仁波切反问:“我怎么犯了皈依戒?”那些人得意地说:“你坐在大藏经上,还没犯皈依戒,那什么才算犯了皈依戒?”仁波切说:“我连普通的文字都看作是诸佛智慧的显现,十分恭敬,更何况是佛陀的真言法宝,我怎么会坐在其上呢?”当众人为了对质而打开梵夹时,只见白纸,空无一字。众人无不震惊,上前顶礼发露忏悔:“我们听说您能在八天之内传完大藏经,并有广大神通,所以想出这种愚昧的方法来考验您。我们是如此的愚痴,请您大悲哀悯,听许我们的忏悔。”仁波切说:“我还以为你们寺院的经书太多,无处可放,所以推在我的法座下,我岂敢坐于其上,所以就把那些经文送到兜率内院去了!”众人哀请仁波切能否将经文迎请回来,仁波切慈悲应允,念过缘起咒后,弹指间,经书上的文字如其本然地显现出来,令众人生起了不退转的信心。通常仁波切在传大藏经时,通过神奇的六变音神通,一眼就能通阅全页经文,并将六行同时诵出。一次在嘉绒一带传授大藏经时有一位喇嘛心生疑惑,仁波切念得这么快,不知是不是每页都在认真传授。于是将一本藏经中数页抽出藏起,并将余下的经卷前后错乱混于其余经卷之中,呈献给仁波切,当仁波切传诵至此卷时忽然停了下来,说道:“此卷页次错乱,烦请空行护法来整理吧。”言毕将经卷抛向空中,只见空中飞舞的经文,自然落下叠在一起,次序井然,丝毫不乱,接着仁波切便继续传诵,中途又停了下来,告诉大家:“此卷经文中缺了几页,不过这几页我会背,不要紧,”言毕又接着传了下去。一次仁波切在拉萨大昭寺内供奉的世尊十二岁等身佛像前会供时,其中供奉的一盘糌粑变成了金粉。

仁波切修持拙火定时,大乐智火炽燃旺盛,在寒冷的冬季,无须穿着厚重的冬装,而且周边冰雪消融,绿草如茵;仁波切无论修什么法时,都有许多内、外、密的征相。如坛城中的金刚橛自然跳动,嘎巴拉中的甘露沸腾满溢,坛城上空笼罩虹光,殿堂四处飘满奇香;每当广修观音密集甘露法药时,坛城中的甘露药丸不仅会自然增长,还会从宝瓶中四处飞溢,在场修法的数百僧众,每次起身时,都可以从袈裟上收集到成把的甘露丸。

仁波切与生俱来的慈悲心时刻关照着苦难的众生,时常救济无依无靠的孤寡老人和孤儿。藏地的习俗是僧人都靠家族供养,有些出生贫穷家庭的僧人生活十分困难,仁波切每次外出作佛事和传法时,总是挑选寺院中那些最贫困的僧人,轮流作其侍者,慈悲地照顾他们。

不但如此,连家畜及野生动物也得到仁波切的大悲护佑,他时常劝请大众戒杀放生行无畏布施。许多屠户及猎人,放下屠刀、猎枪,在其座前发誓,永不杀生。在仁波切的慈悲感召下,连当地的许多凶神恶煞也回心向善,超生善趣,并在他们的心续中种下了菩提的种子。至今许多当年曾见过仁波切的老人,提起仁波切如真佛般的慈悲、智慧、神通等功德,以及相好圆满的法相时,无不由衷赞叹,恭敬合掌。

仁波切对时代的变迁及高僧大德的弘法利生的事业作了众多授记。其中,对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之弘法利生事业,在《莲花深藏》中作了明确授记:“怀业山谷莲花开,洛若金鹰空中翔,十方遍传宏鸣音,灵禽皆集彼羽下”。这里的“怀业山谷莲花开”是指如莲花绽放之形的自在怀业喇荣山谷;“洛若”指法王如意宝的家庙洛若寺,“金”指的是黄金般高贵纯洁的如来种姓,是乘愿再来的大菩萨,“鹰”指其属相为鸡;“十方遍传宏鸣音”指法王如意宝的法音传遍十方界。“灵禽”代表他的眷属中有许多将获得持明大成就。

仁波切为了世尊佛陀之法教弘扬光大,法脉传续不断,从卫藏的拉萨至东方的嘉绒等地区共传授了二十五遍大藏经的传承,以及《虚空伏藏》、《大宝伏藏》、《彩虹伏藏》、《捷道极乐修法》等成熟和解脱的教言,并认定了桑桑·根登嘉措、贝玛多杰和晋美旺波三位活佛,将寺院教政之权托付于桑桑·根登嘉措活佛。仁波切与摩尼喇嘛班玛德钦,修建了规模宏大的由八十根长短不同的柱子所组成的,殿内刻有文武百尊等众多圣像及七珍八宝等以为庄严,工艺精美的大经堂。尊者所行弘扬圣教和利乐众生的事业犹若虚空,于十六胜生土猪年(公元1959年)将色身融归法界。

第十八代住持由桑桑温波根登嘉措仁波切、晋美汪波活佛、贝玛多杰活佛三位大成就者担任。其中桑桑温波根登嘉措仁波切于第十六木猪年(即公元1935年),出生于桑桑阿邦家中,八岁时,由第三世东嘎仁波切列敦嘉措认定,并举行着床仪式,依止了至尊三世东嘎仁波切、瓦须堪布单洛、西岗活佛日比克旭等,接受了成熟和解脱的法要。如理按照胜者白玉派内外密闭关法进行专修后,担任了寺院的教政重任。解放后,担任色达县副主任等职务,于公元2009年圆寂。晋美汪波活佛于十六胜生火猪年(即公元1947年),出生于达奚部落首领嘉华滚波家中,由白玉乔智法王和第三世东嘎仁波切列敦嘉措认定为吉塔活佛和扎噶洛桑霍顿两位大德合一的转世,在东方胜者东嘎显密成就院举行的坐床仪式。依止了至尊三世东嘎仁波切和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堪布门色仁波切,堪布贡却洛珠仁波切等大德,接受了成熟和解脱的法要。如理修持后,获得光明大圆满的成就,由于众生福报浅薄于1996年圆寂。圆寂时示现虹身成就,法体缩至一肘之高,为众生的福田留下了许多五彩佛舍利。贝玛多杰活佛十六胜生木猴年(即公元1944年),出生于若萨部落首领家中,由白玉乔智法王和第三世东嘎仁波切列敦嘉措认定为僧俗温波贝玛多杰的转世,并进行了升坐东方胜者东嘎显密成就院黄金宝座仪式。依止了至尊三世东嘎仁波切,瓦须堪布丹洛,堪布贡却洛珠仁波切,伏藏大师喇嘛仁珍尼玛仁波切等大德,接受了成熟和解脱的法要。在东嘎寺及普吾寺等寺院为广大僧众传授了虚空伏藏、冉那伏藏、三世东嘎仁波切及喇嘛仁珍尼玛伏藏法的灌顶和传承。倡导信众从善断恶,经常为当地僧俗信众举行极乐法会和金刚萨埵法会,不遗余力地从事利益众生和教法的事业。

第十九代住持,第四世东嘎仁波切列敦·却吉嘉措,藏历十六胜生木蛇年(即公元1965年)出生于色达琼玉部落。仁波切出生之时,出现了众多瑞相,如密咒护法一髻佛母,化为神鸟右绕帐篷,为作守护等。仁波切的伯父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高僧,他在梦中也得到了本尊的授记:“您家中将要降生一位堪能利益教法和众生的大士!”故仁波切出生后,即为其著黄色僧装并取名为洛珠确昂(译尊胜贤慧)。《菩萨藏经》中云:“有烟知有火,见水鸟知水,具慧菩萨种,应于行德知。”仁波切幼年即已显出大乘种性的品性,如敬仰三宝,深信因果,聪慧慈悲,甚至在嬉戏玩耍时也以灌顶传法,制做坛城等圣者所行为乐,并在净观及梦境中常得到第二佛陀邬金莲花生大士的灌顶加持。

仁波切七岁时由桑桑根敦嘉措仁波切认定为三世东嘎仁波切列敦嘉措之转世,并由法王敦珠仁波切、喜刚玛珠仁波切、堪钦贡曲洛珠仁波切等具足慧眼的大德们先后确认。

十四岁时,仁波切在霍西寺邬金如意洲,莲师化身之喜刚玛珠仁波切座前,受五戒,并接受了宁玛派十三位著名伏藏大师之一冉那林巴的《冉那伏藏全集》、伏藏大师虚空藏不变金刚的《虚空伏藏全集》、伏藏大师噶玛林巴的《大幻化网全集》、伏藏大师格日秋旺等开取的《三部八大法行》等胜者白玉传承的甚深伏藏法的灌顶和传承。在堪钦·晋美旺波座前,修学了《龙钦心髓前行》、《入行论》、般若中观等显密经论。

十六岁时,在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依止堪钦宗智扎巴,得受了沙弥戒,从此后依止至尊文殊菩萨之化身,大恩根本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勇列吉祥贤之无垢莲足,以三欢喜恭敬顶戴于大乐轮,听闻了显宗五部大论如律藏、因明、唯识、中观、般若及慈氏五论等论著,接受了《大幻化网极密心髓》、《大幻化网光明藏论》、《除十方暗》、《龙钦四心滴》、《龙钦七宝藏》、《杰尊宁体》、《圆满总集》、《时轮金刚》等光明金刚乘之成熟与解脱教授的甚深窍诀。

二十岁时在具足戒腊、精通律藏之堪钦慈诚嘉措仁波切座前,依照中土佛制,在清净圆满之僧团前得受了具足戒,同年在东方胜者东嘎显密成就院,由德高望重的堪钦贡曲洛珠仁波切主持了盛大的坐床仪式,并授权为大金刚阿阇黎,从此开始肩负起寺院的一切政教重担。

二十四岁时,在堪钦曲央恰达座前修学了《入大乘论》、《显现皆本尊论》、《智慧上师》、《宝灯论》等教法。

二十五岁时,赴北京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深造,依止了许多藏传佛教四大教派的高僧大德,在其座前广泛学习了藏传佛教宁玛、噶举、萨迦、格鲁四大教派的教理,接受了各教派的主要本尊的灌顶和传承。

此外,仁波切还在多智钦丹贝尼玛仁波切、堪钦贡曲洛珠、伏藏大师年龙上师父母、多智钦塔洛仁波切等大智成就上师座前,领受了许多前译宁玛巴新旧伏藏教法的灌顶、传承及窍决。多智钦仁波切丹贝尼玛上师,将自己专用珍贵的金刚铃杵以及身语意功德事业之加持圣物赐予仁波切,特别敕封仁波切为大圆满龙钦心髓之传承持有法主。此后,仁波切在国内外为具缘众生传授了《极乐捷道》和《虚空伏藏》、《大宝伏藏》、《大幻化网》等成熟和解脱的甘露法药。为东方胜者东嘎显密成就院创建了显密佛学院及闭关禅修中心,遵照持明传承之无垢常规,圆满完整地恢复了《虚空伏藏》、《大宝伏藏》等许多经教及伏藏教法的广修与略修,及其众多分支,如金刚舞、古韵唱诵、沙坛绘制、朵玛制作、法乐演奏等,令失毁者得以复兴,缺损者得以完善,使教证二法如日之东升。

二十九岁时,仁波切前往文殊菩萨的道场圣地五台山朝拜及闭关禅修。期间为许多有缘信众传授了《圣观音菩萨·痛苦自解脱》、《大幻化网》等深甚甘露灌顶。仁波切对每一位有缘信众都极具耐心和慈悲善巧,循循善诱让他们对佛法生起信心,走向解脱。

在著名伏藏大师年龙上师父母之伏藏《炽然蓝光佛母》中授记:
南方法主达玛名
牛年若得此伏藏
当成此法伏藏主
加持无漏广弘扬
尤为大密复兴者

此处的"达玛"是梵文,意为"法",仁波切的法号"列敦却吉嘉措"即"了义法海",整个授记的含义为:南方有个名为达玛的法主,如果于牛年因缘具足,将《炽然蓝光佛母》等伏藏法传授于他,他将成为此伏藏法之殊胜法主,而且能加持无漏地弘扬年龙上师父母的所有伏藏教法,尤其能成为传承无上密法的复兴者。

依此殊胜因缘,年龙上师父母于牛年1997年特邀仁波切前往年龙寺领受年龙上师父母的所有伏藏及敦珠新伏藏法的灌顶及传承,以及《大圆满深道六法》等直指心性的殊胜法教,成为年龙上师与空行仁波切伏藏的最胜法主。

三十二岁时,应西康格鲁派大寺色须大乘成就院寺主、尊贵的赤巴仁波切之邀,仁波切前往西康色须寺,为参加雪域祈愿大法会的万余僧众及数万在家信众传授了《佛子行三十七颂》等显密共同法教,以及无上光明藏《甚深教法·寂愤密意自解脱》的灌顶,为无偏教派的僧俗信众结下了殊胜法缘。

为了更好地弘法利生,改变东嘎寺年久失修的状况,在仁波切的四众弟子及海内外善信的捐助下完成了重修寺院大经堂、显密佛学院及闭关禅修中心,并新建了莲花光明宫、护法殿。在开光时,天空中显现了绚丽的彩虹,日月星辰同时辉耀等善妙瑞相。

正如前述,东嘎山特殊的地理位置使之成为一个难得稀有的风水宝地,在如此圆满的宝地上,如能兴建一座如来智塔,对佛陀教法昌盛和众生安乐,尤其对平息世间众生的疾病瘟疫、天灾人祸等将起到不可思议的作用,如同在经脉的要穴上扎上一根神针的作用一样。莲花生大士在许多佛经中都有授记,如伏藏大师嘎瓦夏达在空行授记中说道:“善哉!此地乃胜者观世音菩萨之所化地,是祜主八大如来宏愿之所成地,此地空界宝瓶之中央是吉祥赞巴拉,财源佛母等众多财神之聚集地,在如此一切财富均具足之宝瓶般的地方,兴建一座菩提塔,将来恶魔烦恼盛重时,此塔定能平息一切灾难。”另外,在伏藏大师晋美多杰的普巴金刚修法中是这样授记的:“在南方如同紫色宝帐般的神山附近,有一密主金刚手的化身,名为达玛者,将兴建一座降魔塔,人们赞叹之声如同雷鸣遍布十方,五浊恶世所有灾难均能伏息,此塔当能成为无边众生的最胜福田,与之结缘的众生暂时能吉祥如意,究竟能得到最胜安乐,暂时与究竟的一切利益和安乐如同莲花一样盛开,凡与此塔结缘的众生均能往生杨柳刹。”另外,法王索南洛吾(1884-1923年)及至尊第三世东嘎仁波切等莲师的补处,伏藏大师及大成就者们在无误的金刚语中都再三地赞叹和提到在此地兴建一座佛塔对教法和众生的利益。依此殊胜缘起,仁波切以无缘大悲愿力,为了饶益教法和众生,消除当今时代天灾人祸及瘟疫疾病,给予广大信众参与完成此项殊胜伟业的机缘,生起了兴建一座药师如来佛塔的意愿。

为圆满此愿,开始让寺院僧众念经祈请佛菩萨加持,消除违缘障碍,具足顺缘利境。于胜生17水羊年(2003年)的六月初八药师佛日,夏令安居僧众在举行吉祥布萨仪轨法事加持塔基时,当地基规划线画好之际,湛蓝天空上漂浮的几朵美丽白云中,洒下了如甘露般的细雨,恰似撒净一般;空中骤然间响起悦耳的雷声,震撼大地;一道靓丽的彩虹沟通了天地之间。阳光、蓝天、白云、细雨、雷声和彩虹等种种瑞相预示着建塔的殊胜因缘。东嘎山岗向来缺水风大,然而在挖掘佛塔地基中心线时,竟然涌出了一眼的神泉,引来众人围观,有懂风水的僧人说,如果泉眼在佛塔右边则更好,神奇的是,第二天泉眼竟然自己移到了佛塔右肩的位置,正如风水学所描述的右手吉祥甘露宝瓶。此后的建塔期间也多次出现了各种吉祥瑞相。佛塔从2003年启建,历经八年, 广结佛缘,经十方善信的共同努力,建成了这座宏伟庄严的药师琉璃光如来见解脱塔。

药师佛塔自启建以来,一直得到至尊土登尼玛仁波切关心和大力支持,曾先后四次亲临佛塔指导和加持。另外多智钦法王图丹.成列华桑仁波切、康萨.丹贝旺旭仁波切、格蒙法王贝玛旺嘉仁波切、努钦.桑吉益西的化身伏藏大师德威多杰仁波切、多智钦仁真.龙洋嘉措仁波切等高僧大德先后也亲临佛塔胜住加持,为见闻药师佛塔的一切众生获得人天安乐和究竟佛果的大利广发殊胜宏愿。

2011年7月31日至8月4日(藏历十七胜生铁兔年六月初一至初五),为"药师琉璃光如来见解脱塔"举行了盛大的开光庆典。

应邀前来参加法会的,有胜尊白玉达唐法王嘎旺尼玛仁波切、色须赤巴.图布丹.却吉坚赞仁波切、多智钦.丹贝尼玛仁波切、伦多大乘佛学院院长堪布根桑丹真、堪布秋彭、阿吾喇嘛丹真达吉仁波切、阿吾喇嘛俄热桑波仁波切、青海省果洛州佛教协会会长安多格西仁波切、炉霍县佛教协会会长修刚沃弥活佛、色达县佛教协会会长四朗刀邓仁波切等高僧大德、活佛、堪布和3000多名僧众。

开光法会由至尊白玉达唐法王嘎旺尼玛仁波切主持。大经堂主会场的僧众们,连续四天修诵宁玛派十三名著名伏藏大师之一,冉那林巴从洛扎天梯山岩中开取的莲师寂静修法《如意宝鬘》之坛城,和噶玛恰美仁波切的胜住开光仪轨《降吉祥雨》,为"药师琉璃光如来见解脱塔"进行胜住开光。佛塔内的数千名僧众念诵《普贤行愿品》等显密广大祈愿文,为佛法昌盛,世界和平,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作三轮体空的无缘殊胜回向。

法会期间,"药师如来"、"龙凤呈祥"、"孔雀开屏"、"大鹏金翅鸟"等祥云先后庄严着东嘎寺的上空,"三日同辉"的吉祥瑞兆(太阳周围出现彩环,彩环两边出现两个太阳明点,表示智慧与方便),预示开光法会的圆满和佛塔的殊胜因缘。

仁波切的弘法利生事业如日月光芒,照耀十方。仁波切以他的慈悲和智慧以及独具魅力的人格震慑和感化海内外无数信众,为他们普洒甘露法雨,使他们走上菩提善道。

至心祈请至尊东嘎仁波切
莲足坚固永驻金刚座
事业犹如日月耀十方
引导有情极乐普陀刹
敬请殊胜宏愿速成就!